三劍客中文 > 玄幻魔法 > 民國草根 > 第三百七十二章 東北少帥
    可是等到他們趕到大富豪了之后,卻發現邵姑爺反倒跟大爺一樣,被那些兇神惡煞的青幫頭子給當成了上賓。

    好酒好菜的招待著,還給住了這么豪華的酒店。

    可這老管事的才松一口氣,細細一琢磨反倒是更害怕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邵年時解釋的及時,他還以為自家的姑爺被逼迫的入了青幫,成了杜月生的經濟顧問了。

    隨著邵年時被逼的南下,他的名聲也迅速的從北方的商圈傳播到了南方的所在。

    只要是沒有涉黑就好,與青幫做生意的人,可是大有人在的。

    他們這邊踏實了,邵年時就有條不紊的開始安排后續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跟杜月生的合作協議要起草起來,被解凍的貨物要盡快上船運往廣州。

    要拿到兩日后的上海商會特邀晚宴的請柬,并在公開的場合里,裝作無意的與張少帥短暫的接觸一番,為自己后續的一些想法做有效的鋪墊。

    邵年時要做的事兒太多太多,自然也就忘記了,那位于小姐為何要與杜老板搭上關系的真正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總之,于嫣紅不愿意說的,自然不像是他邵年時能摻和的事兒。

    究其根本,于小姐再如何的美麗,包裹在皮囊之中的顏色,也是與杜月生一樣,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他可以與她合作,但是雙方都絕不可能交心。

    放下了這一部分的邵年時很是忙碌了一陣,待到他的房門被敲響,站在門口的于嫣紅往他手中塞了一張金色的請柬的時候,他才想起來,他還要去參加一個商業晚會的事兒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?”

    “上海工商界晚宴,你心心念念的張少帥,上海工商界的名流,還有,聽說那個五省聯帥孫傳芳的對外發言人,今天都要參與到其中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見請柬了嗎?你是去還是不去啊?”

    多虧這位于小姐還記得,邵年時轉身就將桌子上初家商會遞過來的請柬給拿了起來,在于嫣紅的面前晃了一下,對對方笑道:“我這里已經拿到了,現在我可是與杜老板一笑解恩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脫離了危險的我,還需要別人的幫忙才能拿到工商界的邀請嗎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于小姐,您就不要為我的事兒犯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好好的陪著張少帥,等我出現的時候多多替我美言一番也就罷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我是不可能帶著你去宴會上的,別說廣州的未婚妻說不過去,就是場內的孫少帥和杜月生也說不過去了。

    邵年時可是太明白男人的心里了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因為女人而跟大人物結仇的。

    看到邵年時竟真是脫線就拆橋,于小姐的臉都耷拉了起來。

    若不是對面的這個小子,長得一張讓人討厭不起來的臉,她現在肯定就要來一出翻臉無情給對方挖溝活埋的戲碼了。

    算了,算了,人家對著自己除了正常的交易之外,那是避之不及的。

    她還在這里折騰個什么勁兒呢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的于嫣紅就有些悻悻,隨手就將請柬給扔在了地上:“愛要不要!”說完,就是一轉身,徑直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。

    那門摔的哐當一下,若不是這一層就幾戶住客的話,怕是一個樓道的人都要出門瞧瞧的。

    不過多虧于嫣紅的提醒,他今天晚上出息這場宴會,看來要多帶上一點東西了。

    邵年時的眼光放在了他從廣州拎過來的那個保險箱上,臉上就掛上了深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待到晚上出門的時候,他難得的將自己在上海先前制辦的定制西裝給取了出來,白襯衫,黑領結,外加綢面暗繡的馬甲背心,一雙系帶的黑皮鞋,這行頭就足可以出門了。

    待到他從大富豪走出來,初家對外的公派福特早早的就等在了門口。

    因著這幾日邵年時一直在大富豪進出的緣故,守門的門童早就將這位年輕老板的臉給記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他笑出來八顆牙齒,將酒店的大門替邵年時打了開來,轉手,他胸口的小口袋中,就多了一張面額達到五元的法幣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善良的老板,從不曾低看他們這些底層的小人物。

    聽每天去頂層收取衣物進行干洗保養的女仆還說了,每一次這位先生在房間的時候,都會對她說一聲謝謝呢。

    這一定是一位大家的公子,都說北方出得貴族,南方出得世家。

    這莫不是什么大戶人家的子弟吧,可真正是身姿挺拔,教養得儀了。

    已經上了車的邵年時可不知道一位小人物對于他的崇拜,他隨著初家的公車來到了會場的舉行地,可算是見識到了上海商界到底有多么的繁華。

    在山東濟城,能夠得上數的商人真可謂是寥寥。

    但是在上海,邵年時看著這正門口的車水馬龍,人來人往,不由的感慨這里果真是一國的經濟所在了。

    這當中大部分的人邵年時都不曾認識。

    當邵年時打算進得門內先細細的觀察一番的時候,卻看到收取請柬的門口處,有一個人高聲的對他招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年時,來,來你杜大哥這里!”

    邵年時一抬眼,心中卻是一陣的無語。

    杜月生竟然作為接待人的身份站在了登記處的所在。

    問題是只有在商界有頭有臉的重要人物才能站在這個位置,替上海商會來招待八方的精英啊。

    大概是看出來了邵年時的疑惑,這杜月生竟略帶了一點得意,可是畢竟周圍全是熟識的人,所以他的笑還是收斂了幾分:“哈哈,奇怪吧,邵老板,前幾天剛才得的信,不才,被眾位同僚信任,剛被推舉為上海商會會長,我大哥黃金榮是總理事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今天才能在這里替諸位同僚跑腿辦事兒,也算是為上海的商會盡一份心力吧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邵年時突然就慶幸了起來,得虧那日他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要將自己的貨物拿回來,而對于合作的事兒并沒有那么大的抗拒。

    否則,不說別的,得罪了杜月生,就以后的生意怕是也要難做了三分了。

    這算是歪打正著,那他一定要好好的想一下,怎么才能利用這個關系,為自己謀利才是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的邵年時就帶上了他最為擅長的純真又善良的微笑,迎著杜月生的招呼就跟人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旁邊幾個因為杜月生的開口而有些側目的商人們,就因為邵年時的這個笑以及他過于輕的年紀,就把剛升起的幾分好奇給散了下去。

    瞧著就是誰家的子弟,還是一個帶著北方口音的生面孔,怕是過來長長見識的,與上海的商界,無足輕重。

    邵年時用最快的方式將自己的注意力給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與杜月生打完招呼了之后,進入場內的速度也是又快又穩。

    這讓瞧著邵年時的背影入場的杜月生嘖嘖了兩下,不由的感嘆了一句,了不得哦,轉頭就去新來的某時任官員去打招呼去了。

    這個上海本就是一個風云莫測之地,旁人掀起再大的風浪,又管他杜月生何事?

    故而等到這場宴會真正的開始的時候,杜月生也就沒再故意去關注邵年時的動向。

    讓可算是得閑的邵年時,尋了一處小小的角落,與負責這個大廳侍應生安排的大廳經理,有一搭無一搭的聊了起來。

    幾塊大洋塞到了這位經理的口袋里,場內客人的歸屬就被邵年時給摸了一個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當他還想著細細的了解一些八卦的時候,卻聽到大門處傳來了一陣的騷動。

    擺了好大排場的張少帥攜著給自己漲足了面子的于小姐款款而來。

    來了,這才是邵年時今日出現在此地的目的,不枉他等了許久,終究是能有所收獲的。

    耐心十足的邵年時見到人來了之后,就徹底的踏實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與一進門就四處環望,看到他的存在還眨了一下眼睛的嚴小姐的眼神碰到了一處,大家心照不宣了之后,邵年時就站起身來,往大廳一側的花園走廊上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處玻璃門,推開就是滿是梔子花的花叢林蔭。

    對于不習慣場內喧囂的人來說,這里有石凳兩只,小橋一座,實在是很適合聊天的所在了。

    拿著酒杯的邵年時,等了足有小半個時辰,他才迎來了一位剛耍的有些興致的年輕男人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穿著一身灰色的西裝,面容白皙,濃眉大眼,帶著北方男人高大渾厚的身姿,帶風而來,就算是見多了能耐人的邵年時,也要贊一句,好一位英俊颯爽的好男兒。

    真正是集天地鐘秀與一身的帥小伙了。

    看來那玉面少帥的外號,決是沒有起錯的。

    至于這位帥氣又年輕的少帥站在自己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,邵年時都不覺得有多失禮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邵年時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!”

    “聽說你千方百計的想要見我一面?喏,你現在見到了,可是還有什么說的?沒別的說的,我就先走了啊。你瞧見了,我也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邵年時站在張少帥的對面,看著這般肆意飛揚的人,從他的身上仿佛看到一個熟悉的影子。

    是不是所有被捧著,敬著,寵著長大的男人,都帶著這股子的氣息呢?

    這種感覺,這種性格還真是讓人羨慕,可惜啊,他好像最擅長的就是跟這一類的人打交道的吧?

    邵年時立刻就笑了:“當然沒見完,像是張少帥這樣的人物,見之一眼為幸事,若是能見之多眼,就可讓人久久不能忘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聽人說過,張少帥乃是現如今的第一公子,我以為這是外人夸大所致,畢竟張少帥的父親乃是中國響當當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今日一見,我不得不承認俗人固有的觀念是多麼的荒謬。”

    “張少帥因其名聲所累,必然被不少人誤會過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本清清明月,奈何世人污濁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與張少帥做朋友的人是得多么的榮幸,更不知道那些能伴隨在張少帥身邊的美人,是修來的幾輩子的福氣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與于老板打過幾次交道,別瞧著她長得嫵媚婀娜,卻是一個辦事兒不輸于男子的麻利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此種傳奇女子卻對張少帥推崇至極,在今日幫忙我與張少帥面見之前還特意囑咐過我,莫要被張少帥的風姿折服,表現的太過于諂媚,而被張少帥不喜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是于姑娘于我們青城的人來說,那可是只聽其名未見其人的傳奇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像是這種名副其實的第一美人都夸贊的我氣度風姿不如張少帥多亦,那這真人是不是也被夸的太假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多虧了今日有于姑娘的引薦,我才明白了,自己所為的眼界廣闊,也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的邵年時就朝著張少帥遞過了右手:“鄙人邵年時,有幸遇見張雪亮先生,幸會!”

    這一通夸的,問題是邵年時還帶著一臉的淳樸善良,把張雪亮給夸得那叫一個飄飄然,這個只比邵年時大了四五歲的年輕人,帶著點飄的就伸出了自己的手于對方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張雪亮!”

    簡單明了,卻表明了一個態度,小子,你有資格跟我張少帥再聊一陣了。

    就著這個握手,邵年時是再接再厲,他臉上的笑容帶上了幾分開懷,把今天接觸的主要目的,順嘴就給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其實,我一開始真的只是單純的想要與張少帥出一個主意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當中私心很重,但是對于少帥來說卻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好事兒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想著憑借著才能就能讓少帥對我刮目相看,誰成想,我反倒是折服在了少帥的風姿之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沒關系,現在我依然還要將原本的目的坦率的告知少帥。”

    “何去何從,就聽少帥您自己的心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!大兄弟,你這果真是山東人,有點太實在了吧?”

    張少帥被邵年時的坦誠給逗樂了。

    他覺得站在他面前的小子,可是比上海商界會場之中的那群老頭子有趣的多了。

    正好今天這種正經場合,美女基本就沒多少,跟這個小子少聊兩句,仿佛還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兒跟我說?來,咱們坐那邊坐下來聊。”
全民捕鱼之传说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