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劍客中文 > 仙俠修真 > 贗太子 > 第四百十章 敕旨
    雨幕中,但見河堤上民工已云集,不少人背說沙袋在向缺口處傾,祁弘新略覺心安,急急召問,見蘇子籍一身泥水趕到,就神色稍緩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有人炸壩。”蘇子籍毫不遲疑的回答,一揮手,就見有巡檢司的人,捧著一包火藥過來:“這是壩下發覺的。”

    這時代火藥,又是雨中,總有沒有炸響的,派人是搜,果然找到了。

    祁弘新只一看,就驚得一搖晃,不等人扶,自己撐住了,在牙齒縫隙里透出一口氣:“喪心病狂!”

    喘息了下,祁弘新猛醒過神來:“現在,你準備怎么辦?”

    在雨里受了凍,蘇子籍臉色又青又白,神氣卻頗寧靜,冷笑一聲:“雖炸了壩,放了水,但有二個。”

    “一就是火藥炸的不大,第二到底不久前還水位低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就算暴雨,也能控制的住,祁大人,我向你立軍令狀,別看現在水不小,天亮前,我給你把壩口填上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內,照樣把壩給修好!”蘇子籍斬金截鐵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好,你這樣說,我就放心了,你管治水,我管民事。”祁弘新臉色鐵青,卻鐵鑄一樣一動不動,“現在治水如軍情,如果河堤再潰,或明天填不上,不等朝廷治我的罪,我斬了你。”

    說著,再不猶豫,厲聲吩咐:“命令廂兵出動,立刻巡視,救援難民,誰敢煽動鬧事,就地正法!”

    “走,我們去府城指揮。”

    祁弘新來的快,去的也快,轉眼一幫人就消失在河堤上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!”才走開,蘇子籍就聽見小狐貍叫聲,這時一遲疑,高墨就恰上來,說著:“蘇大人,現在情況已經控制住,您回棚去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向您保證,天亮前,把壩口填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原本蘇子籍是不準備下河堤,這時深深看了一眼,一字一板說:“我就任你為臨時總管,暫署順安府副戶曹,你把這事給辦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高墨原本是典吏,現在越過了令吏,一下跳到了官,雖不入流,但已經是官身,雖雨水也不能熄滅火熱,大聲應著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!”蘇子籍才入了棚,小狐貍就串了進去,一會,字典翻的狼狽,蘇子籍已臉色鐵青。

    “你說有人炸壩,意在龍女,又一次龍宮入侵?”

    “還散布謠言,以圖萬夫所指?”蘇子籍隔棚望著愈來愈暗的天空,突然之間微微獰笑:“看來,這次我也不能松懈,總得重重回個禮才對。”

    蟠龍湖·住宅

    “竟有這樣的謠言了?看來有人準備的很充分!”

    院落門口,曹易顏在一把撐開的油紙傘下站立,不遠是幾個撐傘而立的人,在他面前,則有一個正躬身回稟的道士。

    此地距離順安府數百里,但這種關鍵時,都有著不惜代價快速傳達情報的途徑。

    順安府河壩的潰堤,并未讓曹易顏驚訝,他只嘲諷扯了扯笑,對蘇子籍辛苦做事,最終還沒落了好,感覺心情微妙。

    但這些謠言,卻非曹易顏命人傳播的,他想了下:“先按兵不動,待我親自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一人擔憂:“公子,此時去河堤,實在是太冒險了。”

    “無妨。”曹易顏說著,就向外而去。

    別人看了,只能跟上。

    離著還有段距離,就能看到大雨中,蟠龍湖水位不升反降。

    這情況讓曹易顏滿意點頭:“正如我所料,蟠龍河所屬的河流多處潰堤,對龍女必有影響,去河堤!”

    大雨中,被十幾人簇擁牛車到了附近的一處高地。

    這山離湖并不遠,山僅僅是一百米不到,上面有個廟,中間修了一座亭,曹易顏穿了油衣拾級而上,進亭放眼四望,雖看不到潰堤的地點,可以他卻能看到災禍之氣,徐徐而生。

    再看向蟠龍河,就見一片淡黃色霞光漸漸露出水面,一時間大喜,這可是龍女突破到極關鍵時刻,龍宮再也難隱藏。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按原計劃行事。”壓下狂喜,曹易顏對人說,這可能是最后一次機會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有人領命而去。

    按照原本的計劃,在河水潰堤后,傳播龍女已死的傳聞。

    雖眼下有一波謠言起來,將龍女打成惡神,但曹易顏不打算改變主意。

    “惡神的謠言,怕是妖怪內部所為,為同樣是搶奪權柄,或占據龍宮,雖選擇不同,但卻目的一致,那就是讓龍女化龍失敗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我要的,是龍女隕落后產生的龍珠,而妖怪所奪雖也是龍珠,卻更垂涎龍君的權柄,因此造謠龍女成了惡神,好謀求取而代之,并不希望龍女被說成早已隕落。”

    望著漸漸浮現的淡黃色霞光,曹易顏吩咐:“替我衛護,不許閑雜人等靠近!”

    吩咐完,面向蟠龍河,取出了一個木匣,輕輕一拜,就取出來,里面一卷紅黃二色的錦織,圖案祥云瑞鶴,兩端有青龍。

    僅僅打開一看,就看見奉天承運皇帝敕曰八個字,內容簡短,是敕封一個有皇室血脈子弟可入龍宮,擔任監督使,但是名字卻空白。

    “我大魏早有準備,在敕封中就埋了伏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應該說是伏筆,不如說受了敕封,安插就理所當然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現在大魏尚未復國,這敕旨效果,十分之一都沒有,只能用我僅僅尚存的龍氣了。”曹易顏有些心疼,還是秉筆,在空白處填上了自己名字。

    “轟”填上了名字,敕令微帶金光,直接射向湖中,與此同時,曹易顏的元神也同時出竅,沉入水中,朝著龍宮而去。

    淡淡的一層金色微光,從元神上浮現,這是大魏龍氣,在他當日成功一刻,已被他汲取,成了他的護身符。

    也因龍氣護身,朝龍宮去的曹易顏,同時也感覺到入水其實不是真入水,而是一處空間。

    尋常小妖,直接會受傷,重則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哪怕修為高深的道門真人也不敢進入,龍宮,只有妖族才有資格去競爭。

    “噗”抵達淡金色的霞光時,只聽一聲輕響,曹易顏已穿了過去,入眼就是宏偉又荒蕪的龍宮。

    “可惜,大魏雖留下了一份敕封,但到底事過境遷,龍女只要反應過來,就可否決這敕旨,因此只有一次機會,說什么都不能錯過!”
全民捕鱼之传说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