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劍客中文 > 都市言情 > 非洲農場主 > 079 烤串撩人心
    “劉哥,小苗苗可真乖,自己坐在那里就能玩。一丁點也不像別的孩子那樣,還得吵著鬧著讓大人抱。”

    邊上串著羊肉的小王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也有鬧的時候,現在是她心情很不錯。有吃有玩的,就不管別的事情了。要是跟你調皮起來,你就滿屋找吧,指不定都帶著平頭哥鉆哪里去。”劉文睿苦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她那個小手,你都得經常給她擦洗。玩完了就吃,都是直接上手抓。越大越調皮,每天的精力都花費在她身上了,連菜園子里的菜都顧不上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劉哥,這也是咱們國家人的傳統吧?不管到了哪里,都得先歸置一片菜園子出來。”小王打趣兒了一句。

    劉文睿一愣,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小王說的可不是夸張的說法,這個也算是一個怪現狀,也是很多國外人民不理解的事情。有地就能種,能種就有菜。都不說別人,自己現在不也是這樣么。

    這個農場空余的地方原本可是不少呢,現在也都被自己給種滿了。跟原本的農場,那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。

    這邊切完了肉,老劉到屋里又給小苗苗拎了個新鮮椰子出來。切開個口子,插跟吸管,這就是小家伙的飲料了。

    這個就是在馬西卡帶他去的小市場那里買的,五十肯先令一個,還有買四送一的小活動。對于這個天然飲料,小家伙也是很喜歡喝的,都快跟瓶瓶奶的地位媲美了。

    畢竟是兩個人的分量,不用串太多。頂多也就是給小苗苗分個一兩串,哪怕開食了老劉也不敢給她太多。

    然后再弄點茄子、辣椒、大蝦啥的,晚上的這頓烤串,那就是很豐盛。

    這個小烤爐是從超市里買來的,可不是像家里邊烤串的那種長條爐子。是上邊帶著鐵網,適合烤肉的爐子。不過現在也沒得挑,能有這個就不錯了。

    像馬西卡他們烤肉的時候,差不多就是弄個鐵桶、鋪上鐵網,然后就開烤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正經烤過串,可是吃得多啊,老劉同志就自告奮勇的當起了這個烤串師傅。還別說,隨著羊肉上的油脂滴落,煙熏火燎的味兒一出來,真就有了一丟丟熟悉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劉哥,這個味兒可是太香了。你說我咋就沒想起來,自己弄點烤串啥的呢?”小王在邊上嗅了一口后感慨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平時都是在忙工作,我這就是閑著的時間太多。就這些釬子,都是買來車條,我自己用砂輪打磨的呢。”劉文睿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手藝一般啊,可別挑。以前都是吃現成的,自己上手還是頭一回。要是也想玩,下一輪讓你鼓搗。”

    “劉哥,那我可不客氣了啊,我也沒烤過。但是看著好像還真好玩,要是不往遠處看,這就是在國內的小院子里啊。”小王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劉哥,你家養的這個平頭哥這么聰明?還會抱著吸管自己喝椰子汁?您這都是咋訓練的啊?”

    劉文睿將烤架上的肉串又刷了些油,然后抬頭看向了桌子。

    剛剛是小家伙在喝椰子汁,現在則是換成了平頭哥。也是大模大樣的坐在那里,小爪子抱著吸管,喝得很帶勁。

    “剛撿來的時候,就跟小苗苗一起喝奶粉。就算是現在,也會跟小苗苗一起喝一些。吃東西也挑著呢,除了小苗苗喂它的,只有它相中的才吃。”劉文睿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啥時候它才能換毛,現在看著太丑了。就跟個長毛小豬仔似的,成天還好吃懶做的。”

    小王有些無奈,估摸著也就劉文睿能夠給蜜獾這個評語吧。不過小娃娃版的蜜獾,確實有些丑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盯著平頭哥看的時間有些長,平頭哥看向他的眼神兒就有些不善,雖然還在抱著吸管喝椰汁兒,那個嘴角也有些上翹,嘴里也發出沙沙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你就老實的喝你的椰子汁,成天還不夠你操心的。”老劉站起身彈了它的腦門一下。

    平頭哥瞅了瞅他,調整了一下坐姿,將自己的屁股對著他。

    “劉哥,這是咋了?生氣了?”小王吃驚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生氣了,就小苗苗咋捯飭它都沒事,我捅咕它,它就不開心。來,這第一輪烤好了,嘗嘗我的手藝咋樣。”劉文睿說著就將烤架上的羊肉串都給拿了起來。

    哪怕他的內心是很強大的,可是看著自己的手藝,多少也是有些臉紅。

    人家正經的烤串,那個就是焦嫩的感覺。那個焦,僅僅是顏色重一些,帶著一些焦香味。他這個就不成,外圍的地方,有的是真的焦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搞這個,架子里的炭火有些旺。這還是他勤翻動呢,要不然都得烤成小煤炭塊兒。

    雖然這個品相有些差,可是那個味道就是正宗熟悉的味道。兩人都沒說話,直接就擼了了兩串,先過過癮。然后再灌上一口涼啤酒,這個滋味怎是一個爽字了得啊。

    “劉哥,就沖著這個,以后我也得多往你這里跑幾趟。這個手藝已經很不錯了,我烤一輪過過癮,接下來還得你出手。”小王感慨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瞎扯,我都給烤糊了。火太旺,你也小心著點。”劉文睿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哎喲,我的寶貝閨女啊,咱先別著急。爸爸把焦的地方給你剪掉,還有些燙嘴呢,你可受不得燙。”

    他們倆吃得開心了,可是給小家伙饞夠嗆,已經往他手里抓著的羊肉串兒使勁兒夠了。

    將上邊的肉塊用筷子擼下來,然后用剪子很細心的將每一個肉塊都給修剪了一下。哪怕閨女也是面具套裝之一,現在的胃口也很不錯,他也不想閨女吃太多亂七八糟的東西。

    人家專家不都說了么,烤焦的東西容易致癌。這個還是得信一下的,自己沒啥可在乎的,閨女可是個小小人兒。

    肉塊入口,小家伙也大口的嚼了起來。貌似對這個很滿意,小樣子美美的。然后邊上的平頭哥也不喝椰子汁了,也跟著湊過來,不停的對著盤子里的肉塊張望。

    也是看在它賠閨女玩得很不錯的份兒上,老劉就賞了它兩塊,也給平頭哥吃得滿口香。

    哪怕兩人的手藝都有所欠缺,烤的肉串和蔬菜焦的面積都會很大,可是這個根本就阻擋不了兩人吃喝的熱情。

    這個熟悉的味道也是真的撩人心,吃啊吃的,兩人的話就少了,多少都被勾起了一絲思鄉的愁緒。

    劉文睿還強一些,剛出來沒多久,小王出來的日子長啊。哪怕每年春節也都會回去一次,可是畢竟是身處異國他鄉么。
全民捕鱼之传说下载